首頁 > 新聞 > 藍創新聞
谷歌涉黃事件到底觸發了誰 
   發布日期:2009-06-22    瀏覽次數:679次    關鍵字:

  4月22根據市場研究機構艾瑞公布的數據顯示,2009年1季度谷歌中國市場份額首次突破30%。其中兩家公司營收額之和超過90%百度63.5%+谷歌27.%)中國搜索市場進入了名副其實的雙寡頭時代。就是在谷歌快速取得市場增長份額的4%的同時,百度經歷了08年"競價門事件"陷入的1次市場份額下降。很多人在思考:百度的“競價們事件”和近期谷歌的“低俗門事件”是出于偶然還是巧合呢?

  記得經濟學家:郎咸平教授曾經說過一句話:東山的狼吃人,西山的狼一樣吃人。不要覺得代表本土搜索引擎市場的百度會有多高的道德情操,對于博弈的雙方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盈利。從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捆綁到谷歌的搜索技術,受資本家思想的影響,搜索引擎市場“狼”的本性就始終沒有改變過,不過西方有諸多的組織對這種狼的壟斷表現出很大的不滿,早在2000年7月歐盟就對美國微軟處以2.805億歐元的天價罰單。

  當2001年中國的搜索市場處在一片無人爭春的景象中時,百度李彥宏憑借敏銳的嗅覺在同年8月發布Baidu.com搜索引擎Beta版。而尾隨其后的谷歌一直在痛苦的成長著,特別是對于中國本土市場百度一直號稱自己“更懂中文”雖然谷歌的技術在搜索引擎行業中是獨一無二的,但是在面對中低端網民用戶中,百度顯然是比谷歌更懂得中國網民使用的搜索習慣。在貼吧、知道、百科等搜索產品上將本土文化植入在一起,從而形成了一家獨大的王者風范。

  成了王者難免就會傲視,盡管谷歌大中華區總裁李開復公然宣稱,谷歌比百度更懂中文的那一刻開始,谷歌就從來沒有停止過擴張的步伐。從產品線的擴展到個性化服務的搜索定制,谷歌已經逐步取得了高端網民的信任。根據不完全統計谷歌的30%市場份額的用戶群主要集中在上海,杭州、北京、天津、深圳、廣州等一線城市;可以說這些一線城市的網民代表著中國高端和優質的網民。

  再看谷歌門事件

  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谷歌門事件”大有星星之火燎原的趨勢。此前,央視以《新聞聯播》、《焦點訪談》、《新聞1+1》三檔節目的密集火力報道這一事件,并在19日晚《新聞聯播》中跟進了事件的進展。網易、新浪、騰訊、搜狐等門戶網站也均在幾乎相同的位置上掛出事件專題;兩天之內,“谷歌涉黃”成為媒體上受關注的熱詞。

  隨著國家有關部門的持續調查,并在18日下午召見“谷歌中國”網站(google.cn)負責人,對“谷歌中國”網站大量傳播淫穢色情內容進行執法談話,宣布對“谷歌中國”網站的處罰措施,暫停該網站境外網頁搜索業務和聯想詞搜索業務,并責令其立即進行整改,徹底清理淫穢色情和低俗內容。

  誠然,年輕的谷歌作為外來網絡發展進入的商業傳媒這幾年的確活得很辛苦,這次“涉黃門事件”無疑對谷歌中國來說有著里程碑的紀念意義,這次的力度比去年的百度”競價門事件“處理的力度更大,影響更深;直接引入了政府的行政處罰手段。是首家被定性為”違法“的企業。如果說百度的競價門事件是存在的一些失職行為(非法醫藥廣告的搜索、內部員工發布虛假信息)的確是互聯網傳媒業的大教訓。但細心分析此事件的諸多關聯,或許我們還能看到競價門背后的許多厲害角色,而央視首當其沖。

  在這次谷歌的”低俗門“事件中那么背后的主角又是誰呢?

  從去年8月份開始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對互聯網存在的低俗內容重拳出擊關閉了大量的涉黃網站,而根據舉報顯示,谷歌中國早在4月份就被有關部門提出警告。

  與百度的“競價門”事件不同,谷歌提供的聯想頁搜索等業務均是搜索上的創新,現在國內的主流搜索引擎多為借鑒谷歌的聯想頁搜索。從技術角度分析谷歌中國的聯想搜索本身并沒有錯,錯的是在公眾社會媒體價值的監督下,谷歌中國缺少一種“上智若水,水處眾人之下而不卑”的精神。

  看似互聯網舉報中心強烈譴責谷歌中國涉黃這一事件,其實這背后有著深層次的利益鏈條關系;是誰發現了聯想詞涉黃,是那些注重嘗試者花這么大的時間和經歷去搜索關于“性”“兒子”等詞語;谷歌的精準搜索上據我所知得到了廣大高端網民的親密,在二三線城市使用谷歌搜索的比例微不足道,既然谷歌的用戶群大部分集中在高端,搜索這些涉黃的字眼是誰在跟谷歌過不去了?答案不言而喻。

  也許每一次公眾的視角都會被社會化媒體所轉移,2008年11月在百度的虛假醫療廣告事件中,一位不太會上網的患者在百度搜索“前列腺專科醫院”結果顯示的是一家并不存在的私人診所。根據當年統計在百度投放醫療醫藥廣關鍵詞在1000個以上的廣告主達176家,大部分存在著違規經營和超范圍經營。

  當時央視報道稱,由于出較高價格購買關鍵字,例如“不育”“生殖整形”等,一些非法醫療網站在百度搜索結果中的排名,位于合法網站前,而一些正規網站由于沒有資金購買關鍵字,而遭到了百度屏蔽。

  如果拿谷歌的”低俗門事件“來回想一年前百度的”競價門事件“谷歌中國今天依然可以用搜索技術的角度來為自己合理的辯解

  搜索的聯想分頁應該尊重用戶的隱私,提供色情內容的搜索,并非出于本意。自己就像水果刀制造商,只是制造了一個工具,用戶拿水果刀殺人,政府不能追究水果刀制造商的責任。在谷歌提供的眾多服務中,色情內容索引服務只是一方面,這并不意味著谷歌與色情業有染。

  如果谷歌真的是這樣百度會怎么說呢?百度一定會說醫藥競價排名虛假不是我的錯,是虛假企業一定要給高價錢買,我也是被逼上梁山的。

  從上述事件中我們不難發現在搜索引擎的市場上,本土和境外搜索引擎的較量將會隨著網絡化進程的深入而持續白熱化,不管誰是終的贏家,請尊重互聯網和諧,開放的思想。

 

0
分享到:

相關推薦

亿酷百人牛牛怎么押